"递国旗"事件持续发酵 马拉松井喷式发展困局多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fsxghg.com 日期:2019年05月19日
 

在这名负责人看来,此次比赛“总体还是挺成功的”,递国旗属于“无心之过”。接下来,组织方会就此事对竞赛者的影响进行总结,“和各个组委会再去明确、细化竞赛组织和服务标准”。对于递国旗这一“惯例”,他表示将不会改变。

他说,“奔跑中国”对给选手递国旗有明确的规定,“运动员是自愿去选择披国旗的,而不是强迫他们披”。对于此次事件,他认为志愿者接到指示后没有灵活把握,“在选手冲刺分秒必争的时候确实应该酌情去考虑(该不该让他们披)”。

“披着国旗去冲线是一个惯例,是对中国选手的一种礼遇、一种尊重”。

11月18日,在“奔跑中国”马拉松系列赛——苏州太湖马拉松的冲刺阶段,中国马拉松运动员何引丽与埃塞俄比亚选手Ayantu争夺女子组冠军时,被两次进入赛道递国旗的志愿者干扰,以5秒之差屈居亚军。此事在赛后引发公众热议。

北京大学体育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何文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城市举办马拉松有两大收益,“首先是软性收益,一个城市举办马拉松,实际上是城市营销,借助赛事给城市打广告。第二是硬性收益,举办马拉松会吸引各地参赛者和旅游者,带动了吃住行等各个方面。马拉松实际上还属于一种眼球经济,能够吸引赞助商,衍生了体育的生态链,带动地方经济”。

令人遗憾的是,此类事件并非第一次发生。

他解释说:“在即将撞线前的胶着状态下,突然出现一个外界的干扰,且不说是干什么,因为任何事情都属于外界干扰,这个干扰非常影响选手的节奏,甚至说是最后的成绩。说实话,如果从竞赛的角度讲,选手完全能以这个理由向组委会投诉。”

张超认为,此次志愿者之所以这样做,第一是培训不到位,“在对志愿者培训时,并没有给志愿者一个明确的指令,什么时候该递国旗、什么情况下可以不用递国旗;哪些行为是必须禁止的,比如上赛道追人的行为就是非常低级的错误。非运动员不能进入赛道是任何赛事必须尊重的最基本的竞赛规则”。

据中国田协官方资料显示,从2010年至2017年,国内马拉松赛事数量从仅有13场疾速攀升至超500场。马拉松赛事井喷式发展背后,藏着各种肆意生长的问题。

职业选手包乐(化名)说:“现在许多马拉松赛事,动辄将几百万元花在电视转播和舞台搭建上,而真正花在选手身上的钱不过几万元。时间长了,这些赛事举办方必然会被淘汰。”

对于上述事件,关雅荻的态度是:尊重事实,无需任何理由和借口。“事实很清楚,这是一个严重干扰国际竞技赛事比赛秩序的错误行为,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为之开脱,打着披国旗等相关爱国名义也不能改变事实本身的性质”。

只有当赛事管理者与参与者在专业层面同步提升,马拉松赛事才能真正配得上“国际”标签,才能得到更多认可

张超认为,马拉松赛事存在问题,仍有很大的改进空间: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另据媒体报道,11月20日,江苏省体育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正在积极调查事件中。

这名负责人说:“中国选手披着国旗来冲线,这个场面是非常震撼的。披国旗冲线也表达了运动员对国家培养的一种感谢。我觉得身披国旗也是运动员非常希望的一件事情,很多运动员都会自己去准备。披着国旗冲线是一个很美好的回忆。”

“我们应该尊重事实,这件事应该是运营商管理上出现漏洞。看到有报道说是志愿者个人冲动型行为,我有不同意见。我多年接触各种跑步赛事的志愿者,他们大多都是非常认真和可爱的在校大学生,出现这种意外状况,希望不要甩锅给志愿者,应该尊重事实。”在关雅荻看来,如果真正责任人第一反应是推卸责任,只会是更糟糕的结果,“当然,如果媒体采访了涉事志愿者,如果他们自己承认是个人冲动行为,我也不建议对冲动的个人有过多的责备,毕竟依然还是管理上出现了漏洞”。

参赛者要转变观念,懂得满足。要明确马拉松赛事就是全民参与,全民运动的活动不能一味地抱怨马拉松赛事服务不到位问题。

不过,名利过后,是否每个城市都适合举办马拉松赛事、是否准备好了迎接马拉松赛事,这同样是对马拉松赛事运营承办者和城市管理的拷问。

对此,关雅荻也表示认同,国内马拉松赛事公司、推广服务公司其实都已经非常专业,应该都有完整的管理方案,“所以我相信这次事情是没有根据现场情况随机应变,本来应该是终点之后的环节,不应该出现在终点之前。这个事情的改正应该非常简单”。

在某地马拉松比赛中,医疗和后勤支援让来自北京的跑友李明(化名)大失所望。

不过,在业内人士看来,事情似乎没有这么简单。